以信仰的名义:所有信仰都集体罢工了

文/语默

这是被教唆的信仰——你被自己骗了,像是骗了整个世界

你劫持了所有人的信仰,像是那些生命,从来没有信仰一样。你轻而易举地劫持走的,不过是没有信仰的肉体,你被自己骗了,像是骗了整个世界——你骗了你自己。你试图毁灭这些人,你开始担心,这些肉身一旦消失,自己究竟又会在哪里?像是所有可能的存在,都以自己的形式存在着;像是所有人的信仰,都在疏远自己。所有人失去了自己,才知道所有人的存在,这是一群人的悲哀。

这是一个被宽恕的肉体,你将自己藏的更深了。你试图发现本不存在的世界,你忘记了自己,但无法解释你忘记的自己。这是被教唆的信仰——这是在信仰之初,信仰愚昧的开始。你无法解释这一切,所有都是现成的摆在面前,毫无根据可循。你不断的提醒自己,这是一面镜子醒来时的发现。你回到人群中,继续寻找一面破碎的镜子,像是信仰被肢解的样子。你和自己在一起,你在疏远自己。

告诉自己什么也不要说,唯恐那些人窃取了你的信仰

你开始清醒地意识到自己,而在这之前,从来没有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,你制止了这种声音的出现,像是停下脚步,扔掉脚印一样。这是被遗失的脚印,寻找回家的过程。在脚步声那里,你听到了事情的全部真相。

告诉自己什么也不要说,唯恐那些人窃取了你的信仰。

你丧失了对抗,如同表达的词语刚刚脱口,就被一个牙牙学语的孩子否定得一干二净。有人远离此地的时候,你还在这里。像是外面的世界,从来与你无关,你就在这个世界之中,与自己在一起——并不断逃避自己。

你充当了生锈的锁芯,他们是开启你的钥匙

我们碰撞了所有人的世界,我们成了信仰的面具。你开始拒绝与自己对话,只能看着自己,像是对一个陌生的世界,发出的挑战。这是与信仰并行的存在,你和那些人不同,你充当了生锈的锁芯,他们是开启你的钥匙。

在你闻知自己名字的时候,就会有人走出你的房间,推倒你的房子,你感觉到世界在塌陷。这是你经验的一切,这是你想象的经验。你走进人群的瞬息,人群就会走向自己——这是你也可能是所有的他人,你是所有人。

这是一个高尚的欲望,这是被遮蔽的信仰

你就是这个世界中的每一个人,在你无法辨别自己的时候,信仰就会走出你的身体,直到某一天发现了自己的罪孽深重,这时你就会看到每个人的存在。

你走到人群中,掠夺了所有人的信仰。

这是一个高尚的欲望,这是被遮蔽的信仰。你不能听从你自己,你同所有人一样,在被伤害的对象身上,创造了一种被人熟知的幸福——这是残疾的痛苦。

你以结束生命的方式,来验证信仰的存在

你以结束生命的方式,来验证信仰的存在。

你趁机描述生命的价值,像是所有存在的世界,都充满着某种意义。你错误地将世界安置在一个并不可靠的位置,频繁等待时间的到来。你不断创造自己的形象,却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陷入了无限矛盾之中。

你试图解决所有矛盾。

你拒绝成为自己,却甘愿将自己捆绑在规则之中

当有人毒害这个世界,你就会站在世界看不到的地方,做时间的帮凶,像是溃烂的“信仰”,在你的世界消失了踪影。世界正在回到过去的时间,你在所有人的记忆中,否认了这种存在。你无视他人的存在,你是你唯一的存在。

你拒绝成为自己,却甘愿将自己捆绑在规则之中。

你时刻都在亲近并不熟悉的自己,却又渴望逃离自己更远一些,这多么难以理解。你时刻都在为自己辩解,这是无解的答案,这是肉身最渺小的部分。你割掉自己的身体,出售给观众。你遭遇到一堵墙,你退缩在墙的缝隙之中。

你被重复出现,你被一群人重复出现

你什么也看不见,如同你看到的信仰,是所有人的眼睛。视觉被他们安排妥当,他们问自己,形同所有人问别人。你被重复出现,你被一群人重复出现。

你是你不知道的世界,你与他们无关。

这是一个被伪证的存在:你无法看到房子的存在,却能感觉到房子的存在。你在寻找一只脚的信仰,却在不经意间丢失了脚印,像是正在腐烂的时间。

只有你在信仰中,才能找到你所能信仰的东西

你不断装扮成所有人,你在所有人的信仰那里。这多么微妙而真实,像是一个被不断复制的思想,似乎从来都是这样地站在我们周围,我们认识他们,又似乎很陌生地存在着,我们始终在一种想象中与他们保持着某种联系。

在你看来这种印象的建立是容易的,却又是复杂的。

你无法将其简单的勾画成为你所认为的复杂部分,这是不可触摸的内容。只有你在信仰中,才能找到你所能信仰的东西,而你始终无法解释信仰。

这是你与信仰的隐情。

他们是丧失理性的,而又从来没有失去理性

你听信了来人的劝告,又去劝说另外一些人,这是多么繁琐的事啊!在你看来,这是符合信仰的,他们不反叛,也不会去嫉羡每一种信仰,来去之间,总能听到路人的辩论——他们是丧失理性的,而又从来没有失去理性。

像极了所有人,撑开双手,去划动每一艘船。

你置身在信仰中,却从不曾遇见信仰

这是一个没有信仰的时代,你置身在信仰中,却从不曾遇见信仰。

他们信仰,仅仅是信仰。

本文收录于思想日记《我是谁?》(语默 著)

本文写于1999年3月2日(18岁作品)

本文配图均为德国画家丢勒(1471-1528)画作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